您的當前位置:光澤縣人民政府 >> 旅游觀光 >> 精品路線
蘇區紅色游
2017-04-14 17:33 發布機構:縣旅游局  來源:
  • 【字體:

  蘇區紅色游(參觀蘇維埃舊址、參觀福田寺,參觀上觀東方縣委舊址,在李坊用餐)

  

                                                                東方縣舊址解說詞
 
 一、前廳
2009年5月4日,中央黨史研究室批復光澤縣為“原中央蘇區縣”。光澤蘇區包括光澤和東方兩個縣級蘇區。東方縣蘇區是在毛澤東、朱德的指示下,由彭德懷指揮紅三軍團占領并指導地方建立紅色政權和紅色武裝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直屬閩贛省委領導,轄區跨福建、江西兩省黎川、光澤、邵武三縣。東方縣蘇區創建于1931年,1931年6月毛澤東、朱德率紅一方面軍主力分兵于建寧、黎川、光澤間做群眾工作和籌款,6月下旬毛澤東、朱德在南豐縣康都圩參加中共紅一方面軍臨時總前委擴大會后,來到上觀深入部隊駐地了解軍事斗爭、地方工作、戰略物資準備等情況,6月28日毛澤東、朱德從上觀返回建寧后,立即指示發展閩贛邊界地區,“應該在這區域作長期工作計劃”, 紅三軍團某部按照毛澤東的部署,深入光澤西部的李坊、止馬、華橋等鄉鎮,打土豪、分田地,建立地方武裝,征兵擴大紅軍,1932年11彭德懷率紅三軍團某部進占李坊、管密、上觀等地,并指導地方建立了李坊區蘇政府及李坊、管密、上觀、石城、楊里等鄉蘇政府,幫助地方組織起游擊隊、赤衛隊、少年先鋒隊,1933年2月建立中共李坊區委,并將上觀、管密鄉蘇政府分別擴大為區蘇政府,4月建立上觀、管密區委。1933年4月26日,中央決定成立閩贛省革命委員會,同年7月閩贛省在上觀村建立東方縣,轄光澤的上觀、李坊、管密,邵武的金坑和黎川的湖坊、熊村六個區蘇維埃。閩贛省委領導顧作霖、邵式平、肖勁光等多次來到上觀指導地方工作,顧作霖在檢查指導工作中,總結形成《關于新區邊區工作意見》,對指導當時的蘇區建設具有很強的針對性、理論性和政策性。
二、中 廳
毛澤東、朱德點燃光澤革命之火
 
   1931年6月毛澤東提出:“國民黨軍即將發動第三次反革命“圍剿”,紅一方面軍應立即分兵發動群眾,為第三次反“圍剿”斗爭做好準備”。按照這一部署,紅一方面軍以大部兵力進占黎川向南城游擊,向建寧、黎川、泰寧地區籌款,發動群眾,擴大蘇區。紅三軍團某師進入光澤李坊、上觀、管密等地方,發動群眾,打土豪、分田地,宣傳革命思想,征兵擴紅。
6月22日,毛澤東、朱德在南豐縣康都圩參加中共紅一方面軍臨時總前委擴大會后,決定深入各部隊駐地了解軍事斗爭、地方工作、戰略物資準備等情況。這一天,毛澤東、朱德經黎川熊村來到光澤縣李坊鄉上觀村,在上觀村茅家嶺自然村(因長滿茅草故稱為茅家嶺)與當地群眾進行了親切交談,深入了解了紅軍在上觀村打土豪、分田地,宣傳革命思想,發動群眾參加紅軍等情況,毛澤東、朱德用十分樸實的語言向群眾講述革命道理,毛澤東指出:紅軍是窮人的隊伍,窮人不打窮人,紅軍打的是國民黨反動派,是為解放全中國勞苦大眾而戰斗。朱德鼓勵村里的青年報名參加紅軍,為了保衛家鄉,保住分得的田地,拿起武器與國民黨反動派戰斗。當晚毛澤東、朱德與群眾聊到深夜,即在傅姓人家席地而睡。
 第二天,毛澤東、朱德在一位聶姓村民的引導下巡視了茅家嶺附近的地形地勢,毛澤東發現茅家嶺地勢高險,西北面對黎川熊村卻地勢平坦、開闊,占據茅家嶺可阻贛敵進范,紅軍可深入光澤放手擴大紅軍、組織游擊隊、籌款。隨即,毛澤東、朱德來到上觀村紅三軍團某師師部駐地,向他們下達了工作命令:一、茅家嶺居高臨下,易守難攻,紅軍應重點布防;二、兵力可在分散些,不可只限于黎川、光澤邊界地方,應積極向光澤深入挺進;三、黎川、光澤間,山高林密,且無河流阻隔,利于開展游擊戰,北上可逼近崇仁、宜黃、南城,威脅撫州,東進可溝通閩北,閩浙贛蘇區,退有利于守黎川、南豐,應在這一地區做長期打算。四、黎川、光澤、邵武交界處群眾基礎好,有糧、款可籌,應加強對這一地區的領導,建立地方政權和武裝。之后,毛澤東、朱德返回茅家嶺,這時天色已晚,兩人在茅家嶺又住一晚。次日,在群眾的夾道歡送下,經黎川返回建寧。茅家嶺的群眾為表達對毛政委的尊敬和紅軍的感謝,決定將茅家嶺改稱為毛家嶺。
1931年6月28日,毛澤東返回建寧后,在給紅一方面軍政治部主任周以栗并轉閩贛邊工委和紅十二軍政委譚震林的信中,指示要發展閩贛邊界地區,“應該在這區域作長期工作計劃”。要建立資溪、光澤、邵武、順昌一帶新的根據地,打通中央蘇區同贛東北蘇區、閩北蘇區的聯系,使三塊蘇區聯成一片。在確定中央蘇區發展方向時,毛澤東認為“只有東方是好區域”,東方即閩贛邊界地區。
 
 成立東方縣保衛閩贛省委駐地黎川湖坊
 
毛澤東、朱德在光澤的時間雖然十分短暫,但對光澤的革命斗爭史意義重大,影響深遠,紅三軍團某按照毛澤東的部署,分兵到光澤的李坊、管密、上觀、石城、楊里、止馬、杉關、華橋、牛田及邵武金坑等地,發動群眾打土豪,并分了田,組織起游擊隊、赤衛隊、少年先鋒隊,征兵擴大紅軍,一個月中就有100多名熱血青年參加紅軍,整編成一個連,加入紅三軍團。1931年7月國民黨軍發動了第三次反革命“圍剿”,李坊游擊隊、赤衛隊積極配合紅三軍團開展游擊戰,襲擾敵軍駐地,協助防守茅家嶺,組成單架隊運送傷員。1932年11月在紅三軍團的幫助下建立了李坊、止馬區蘇維埃政府,1933年2月在寨里掃帚尾建立光澤縣委、縣蘇維埃政府。
1933年4月26日蘇區中央局決定成立閩贛省,光澤蘇區屬閩贛省管轄,閩贛省委駐地設在黎川湖坊。當時邵武境內的反革命勢力十分強盛、活動猖獗,特別是大刀會匪徒經常糾集在一起,襲擊閩贛省光澤、邵武、黎川三縣蘇區,騷擾、破壞土地革命,直接威脅著閩贛省委駐地黎川湖坊的安全。 
1933年7月為加強黎川、光澤、邵武等閩贛省邊界地區的領導,中共閩贛省委決定在光澤、黎川、邵武三縣邊界設立東方縣,東方縣直屬閩贛省委領導,縣委書記周長庭,縣蘇主席徐大伢,縣委、縣蘇機關設在光澤縣李坊鄉上觀村,內設軍事部、財政部、肅反委、內務部、糧食部、經濟部、婦女部,下轄光澤的李坊、上觀、管密,邵武的金坑和江西黎川的熊村、湖坊,共6個區。8月,東方縣蘇主席徐大伢帶領游擊隊200多人會同紅軍夜襲金坑,重創了大刀會匪徒,處死了2名聲稱“刀槍不入”的大刀會頭目,并連夜召開會議,恢復被破壞的區、鄉蘇維埃政權,重建了金坑區蘇維埃政府。此后徐大伢又帶領游擊隊襲擊了駐邵武沿山的國民黨軍連部。從此邵武方面反動勢力的囂張氣焰有所收斂,被迫停止了對閩贛省駐地湖坊的進攻。
在中共閩贛省委的領導下,東方縣委、縣蘇一切工作部署均按照中華蘇維埃中央人民政府的條例、法規、法令執行,并按要求完成任務,積極帶領人民群眾開展土地革命斗爭,征兵擴大紅軍、發動群眾支前,籌款、交糧,據當時閩贛省財政部公布的數據,光澤蘇區僅1933年八、九、十3個月就上繳閩贛省各種款項大洋1187.2萬元;所征兵源大部分編入中央紅軍(紅一方面軍)第七軍團,一部分補充到第一、三、五軍團,其余編入閩北紅軍。
 
上觀――第五次反“圍剿”洵口之戰的重要戰略支點
1933年9月國民黨軍發動對我中央蘇區的第五次“圍剿”,28日國民黨軍周渾元部3個師向閩贛省所在地黎川進攻,企圖完成東北面的堡壘戰,包圍中央蘇區。為粉碎敵人的陰謀,10月6日彭德懷、滕代遠發出東方軍進攻洵口命令,指示位于光澤止馬杉關的紅二十師由杉關出發取道飛鳶橫亭等地運動,向洵口攻擊;位于光澤止馬和李坊的紅十九師、六師為總預備隊,十九師須于四時由止馬出發取道杉關到飛鳶待命,六師于5時由李坊出發經付家排、黃馬()到五秋窟待命;后方聯絡線由李坊、上觀、金坑、新橋、大田市到建寧。洵口之役殲敵3個團,俘敵第六師第十八旅旅長葛鐘山,第五次反“圍剿”旗開得勝。
 
三、 后  廳
結束語
 
由于“左”傾軍事指揮的錯誤,1933年11月東方縣蘇區失陷,12月25日光澤縣城被國民黨軍占領,東方縣委、縣蘇機關轉移至建寧。國民黨軍8個師進入光澤后,對蘇區群眾實行“政治清洗”,對所謂“有問題”的蘇區群眾一律處死,被殺紅軍家屬、群眾4235人,縣烈士名冊上記載有名有姓的烈士504名。李坊、上觀等地貧苦農民被地主返鄉團洗劫一空,不少蘇區群眾被強迫做長工達7至10年之久。地主奪回被分的田地,對分到土地的群眾反攻倒算,賠償損失,賠償不起的便燒房。全縣蘇區被燒毀房屋3161棟、自然村107個、山林2萬多畝,荒蕪田地15670畝。蘇區失陷后,全縣堅持革命斗爭的群眾有1000余戶3000多人,幸存下來的只有158戶337人,蘇區人口由近6萬人銳減到4萬多人。
主力紅軍離開根據地后,光澤及東方蘇區即轉入游擊戰爭,建立了光北游擊區和資光貴游擊區,堅持斗爭四年之久。1937年10月,中共閩贛省委與國民黨江西省當局互派代表,就“停止內戰,抗日救亡”問題,在光澤縣大洲村舉行談判取得成功并達成協議,實現閩北紅軍游擊隊下山改編為新四軍。隨后,光澤地方黨組織、游擊隊在閩浙贛特委(后改為福建省委)領導下,堅持“獨立自主靠山扎”方針,開展抗日反頑斗爭。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城市地下黨組織又繼續領導人民群眾開展愛國游擊戰爭,配合人民解放軍解放光澤,贏得了紅旗不倒的贊譽。
 
東方縣蘇維埃政府主席——徐大伢
 
徐大伢江西省黎川縣厚村鄉三源村沙窠自然村人,19l4年農歷1月25日出生。1933年的2月參加革命,任飛鳶村農民協會委員,4月徐大伢被提任為湖坊區裁判部委員,6月又被提任為黎川縣蘇維埃政府工農檢查部部長。7月,經閩贛省革命委員會主席邵式平親自談話,提任他為東方縣蘇維埃政府主席。
徐大伢以黎川帶來的十幾名老游擊隊員為骨干,很快在上觀發動群眾組織起當地從l6至45歲的數百名游擊隊和赤衛隊,英勇地擊退了進犯上觀的金坑大刀會,并處死了二名聲稱刀槍不入的反動頭目。以后,他又帶領游擊隊襲擊金坑的大刀會,打了多次勝仗。他還帶領游擊隊襲擊了離邵武縣城很近的沿山國民黨軍隊,極大地打擊了邵武反動勢力的囂張氣焰。從此,邵武的反動勢力一度有所收斂,被迫停止對閩贛蘇區的襲擊,東方縣對保衛、鞏固閩贛省蘇區政權起了一定的作用。
1933年12月,國民黨軍占領上觀,按照組織上的部署徐大伢作為地方上的同志留下來堅持游擊戰爭,在轉移途中與隊伍失散。至國共合作抗日后,1938年4月背井離鄉四年多的徐大伢返回家鄉務農直至解放。
1956年,徐大伢在黎川重新參加工作,1959年黎川縣商業局倉庫主任,1964年調任厚村供銷社主任,1975年退休。從1957年起,他還當選為歷屆黎川縣政協委員和江西省政協委員。
東方縣游擊大隊
 
1931年6、7月間,李坊、上觀、管密等地在紅三軍團的幫助下組建的赤衛軍、少年先鋒隊是光澤最早的紅色地方武裝,1932年11月李坊蘇區組織起游擊隊,開展打土豪、籌款、征兵擴大紅軍等工作,1933年2月成立的李坊模范營配合紅一、三軍團進攻光澤縣城的國民黨軍楊再錄團,并取得勝利,占領縣城。至1933年6月李坊、止馬、華橋等鄉鎮的脫產、半脫產的游擊隊員多達數百人,不脫產的群眾武裝有數千人。1933年7月,徐大伢以黎川帶來的十幾名老游擊隊員為骨干,以李坊、華橋、湖坊、熊村等地l6至45歲的青壯年組成的紅色赤衛隊為基礎,組建起有200多名游擊隊員的東方縣游擊大隊。游擊大隊的建設得到了紅一方面軍紅一、三、五軍團和閩贛省軍區的高度重視與支持,不僅贈送槍支彈藥,還派出軍事指揮員幫助訓練。游擊大隊不僅多次配合中央紅軍作戰,出擊邵武古山、金坑、沿山一帶國民黨軍和大刀會匪徒,而且轉戰在光澤邵武、建寧、黎川之間獨立作戰,打擊民團。1933年12月東方縣蘇區失陷后,游擊大隊化整為零,在中共光澤中心縣委、資光貴中心縣委的領導下,跟隨閩贛省委書記黃道、閩北軍分區司令員吳先喜,轉戰于閩北各地及閩贛邊界地區,堅持游擊戰爭4年之久。
福田寺
 
據說在明朝年間,有一個從印度來的禪師來到光澤,他看到光澤山清水秀,就想在光澤境內找一塊風水寶地建寺廟,當他沿西路走到李坊百嶺村時,發現這里山高林密、水清見底,就決定把寺廟建在這。沒多久,寺廟建好了,禪師想給這座廟起一個好聽的名字,他看到四周都是當地村民賴以生存的農田,他希望廟里的香火能給種田的人們帶來幸福,所以起名叫“福田寺”,同時他給自己起了一個禪號叫“四叢”。
村里有個孤兒叫李蓋皇,一日三餐經常沒有著落,四叢禪師見他可憐,就把他收留在廟里做些挑水、劈柴、掃地的活。一天,蓋皇對禪師說天天吃飯沒滋味,想吃糍粑。禪師叫他到外面撿來一籃子鵝卵石,他洗干凈后就把鵝卵石放進鐵鍋里,倒上半鍋水,蓋上鍋蓋燒火蒸。只見禪師閉起眼睛,嘴里念念有詞,過了一會兒,他說“好了”。蓋皇打開鍋蓋,鍋里的鵝卵石已經變成了一鍋香噴噴的糍粑,樂得蓋皇直流口水。
一天晚上,禪師和蓋皇關起廟門打算睡覺,蓋皇覺得無聊,他對禪師說要是有戲看就好了。禪師聽后對他說:“要看戲很簡單,你想去哪里看?
蓋皇說四川的戲最好看。于是禪師扯起蓋皇出了大門,他交代蓋皇閉上眼睛,叫聲“起”,蓋皇頓時覺得自己飛了起來。過了大約兩個時辰,禪師喊聲“停”,蓋皇睜開眼,發現自己來到了四川的一個大戲院,戲院的戲一個接一個演,蓋皇直看到天亮,才依依不舍地回來。
經過了糍粑和看戲兩件事后,蓋皇逢人便講四叢禪師那神乎其神的本領,村民有困難來祈求的事也都靈驗兌現,福田寺的香火越來越旺,方圓幾百里的香客都稱四叢禪師為“明眼公”。
“明眼公”不僅能替周圍的百姓消災祈福,還能預測自己的生死,他快圓寂的時候,自己坐進一個大水缸,沒幾天就駕鶴西去。當地百姓為紀念他,在廟里替他塑了金像,世世代代給他上香。
福田寺正殿為禪座,下殿有觀音堂、地藏堂、伽藍韋馱祖師堂、天王廟、山門,總建筑面積有10余畝。
 
 

黑龙江十一选五结果